抖音红人联盟

抖音大号联盟|抖音网红联盟|抖音玩家联盟|抖音广告联盟|抖音短视频联盟

抖音红人“摩登兄弟”带火丹东,我们找到了幕后原因……

这个夏天,位于中朝边界的城市丹东火了。除了鸭绿江断桥和抗美援朝纪念馆,来这里旅游打卡的地点又多了一个——被抖音红人“摩登兄弟”带火的安东老街。

每到下午3点,这条街上的一家驴肉馆前陆续有人排队。他们中大部分人背着相机,有的是从外地赶来,还拖着行李箱。晚上7点左右,店铺外的人群开始沸腾,在一声声“小宁哥”的呼喊中,主唱刘宇宁在保安的护送下进店开始直播。周围的粉丝则一站就是六七个小时,陪伴到深夜。

短短两个月,刘宇宁因“俊朗的外形、沙哑的声音”在抖音上爆红。现在,“摩登兄弟”已积攒超过2690万粉丝,超过吴亦凡。他们发布的上百条短视频作品中,单条最高点赞量达800多万。

事实上,看似草根的摩登兄弟背后,有着经纪公司的运作和助推。四年前,摩登兄弟签约娱加娱乐。今年初,娱加开始布局抖音,而摩登兄弟就属于第一批被挑中的主播。

娱加娱乐COO邓茜表示,摩登兄弟的爆红确实有赖于短视频的风口,但在抖音上,艺人要成为一个IP,艺人的梦想以及愿意付出的努力决定了艺人的成就。而娱加的工作在于针对不同特质和不同诉求的艺人,以数据和算法为基础做针对性的培养,尽最大可能把艺人最优秀的一面呈现给大众。


前有费启鸣,后有刘宇宁,在这场短视频平台造星运动中,经纪公司的机会来了?

一个人“养活”一条街


“宁哥出现的那一刻,尖叫声让整个安东老街都震了!”7月3日晚7时许,东成终于如愿以偿见到了她的“宁哥”。此前,她已在安东老街蹲点8个小时。

两天前,她拖着行李、扛着单反,从深圳前往沈阳,再从沈阳抵达丹东。这是东成人生中第一次坐长达40多个小时的火车。

去年12月,摩登兄弟刚开始更新抖音时,东成就关注了他们。当时的摩登兄弟只有少量粉丝,他们直播时,身后也只有几个好奇的路人在围观。

直到一首《讲真的》,让摩登兄弟一下子红遍抖音,一夜暴涨150万粉丝。目前,该短视频已在抖音上收获800多万的赞。

以这首歌为分水岭,摩登兄弟最早的短视频作品点赞量基本在20万左右,而在《讲真的》之后,他们的作品点赞量基本都在百万以上,粉丝数量也由原来的20万涨到了现在的超过2690万。

这些粉丝中,绝大部分是和东成一样的年轻女生。东成告诉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她们都是先是被“宁哥”的颜值和声音吸引,然后被他的暖男性格打动。

“他很谦虚、很努力。有一次,一位粉丝从外地去看他,宁哥收工后,她问路人怎么去酒店,宁哥在前面听到了,转身回去问她:你住哪儿,我给你带路,大晚上的别乱问人不安全 。”东成说。

粉丝们口口相传的是,刘宇宁为人低调温和,从不拒绝和粉丝合影、签名。于是,越来越多人千里迢迢从全国各地赶来,与他线下会面。

刘宇宁是土生土长的丹东人,摩登兄弟在抖音上发布的100左右的短视频作品中,大部分都是在安东老街唱歌时拍的。随着他们的走红,这条集怀旧观光、经典美食、旅游购物于一体的文化商街也火了。

有人说,刘宇宁一个人养活了一条街。

每天不仅是他直播所在的驴肉馆被围得水泄不通,周边的店铺物价也跟着上涨——粉丝们要喝水、吃饭,还有报道称,附近一家人像打印店为了招揽生意,把刘宇宁的照片打印出来,做成T恤、手机壳等小物件。就连保安都增加了工作量,每次直播时,安东老街需要出动保安维持秩序,甚至拉起警戒线。

安东老街演艺总监刘蕾曾对媒体表示,直播这种新兴传播方式为老街注入了新的活力。很多粉丝来到丹东后,必定要了解丹东的历史,还要旅游、吃饭、住宿,对城市名气的提升和旅游等相关产业发展都会起到一定的带动作用。

摩登兄弟直播安东老街围满了人

歌曲文案大有讲究


看似突然走红的背后,其实有着经纪公司的支持和助推。

除了主唱刘宇宁,摩登兄弟还有两位成员——键盘手大飞、吉他手阿卓。他们的身份主要是YY主播。大约四年前,他们签约了主播经纪公司娱加娱乐,开始主播生涯至今。

娱加娱乐COO邓茜告诉,娱加娱乐成立于2013年,现在拥有线上签约艺人超过3万名。

除了布局YY平台外,娱加还布局了虎牙、now直播、快手、微视等多个平台,比如“快手一姐”刘大美,拥有2000多万粉丝。

邓茜介绍,随着抖音的崛起,公司于今年年初开始布局抖音、挑选主播,四五月真正开始动作。之所以如此,是看到了短视频在为艺人赋能上的作用,“抖音经常造出流量级爱豆”。而摩登兄弟就属于第一批被挑中的主播。

通常来说,娱加娱乐对于刚刚签约的素人会提供拍摄设备、拍摄技巧、妆发、内容策划等方面的支持。例如,在拍摄技巧上,早期摩登兄弟发布的短视频基本都是横屏,而抖音是一个竖屏短视频APP,竖屏才能让粉丝有沉浸感。

演绎的方式也非常重要,甚至细致到表情,什么时候笑,是羞涩、还是可爱,效果上都会有很大不同。要在一分钟内把艺人的特点和才华展示出来,对艺人和经纪公司来说挑战都很大,而最基本的原则就是要用户感受到真实。所以,在拍摄时,摩登兄弟会加一些互动的手势,让用户感觉是在面对面交流,而不是有距离感的摆拍。

在歌曲的选择上,娱加会根据传唱度、上口程度等指标作出选择,爆款歌曲《讲真的》就是由娱加挑选的歌曲之一。拍摄视频之前,公司有人专门去教唱指导,发布短视频时的文案也很有技巧,比如发布《讲真的》这首歌时,配的文案是“今天刚学的歌”,一方面表现出艺人的刻苦努力,另一方面,可以拉近艺人与粉丝的互动。

尽管背靠经纪公司,但在邓茜看来,在抖音上艺人要成为一个IP,艺人的梦想以及愿意付出的努力决定了艺人的成就。而娱加的工作在于针对不同特质和不同诉求的艺人,“以数据和算法为基础做针对性的培养,尽最大可能把艺人最优秀的一面呈现到大众面前,让艺人高速成长。”

她表示,经纪公司和艺人签约只是流程化的一个动作,娱加娱乐每个月都能签上千个艺人,正常在开播的艺人还有3万人,大家都是跑在不同层次,艺人是否值得公司把资源给你,就要看艺人“跑在哪一层”。

最初摩登兄弟也经历过一段半红不红的日子,他们在抖音上更新了三四个月,并没有溅起多大水花,仅积累20多万粉丝。

但随着关注度的增加,公司会根据市场反馈、粉丝评价来加重对艺人的扶持力度,最常见的方式是让知名的艺人带新人,增加曝光率。如果效果好的话,艺人会上升到更高层级,获得更多的辅导和推广,例如拍网剧或是上综艺节目,甚至服务艺人的不仅仅是一名经纪人,而是会专门建立一个服务团队,提供内容、宣传和市场“一条龙”服务。


布局短视频与直播不冲突


对于摩登兄弟的爆火,邓茜并不意外,因为摩登兄弟有颜值也有实力,在签约娱加之前,刘宇宁曾在酒吧踏踏实实做了四五年驻唱歌手。但让她没想到的是摩登兄弟涨粉的速度如此快,积攒前100万粉丝用了大概20天,后来几乎是每天涨100万的节奏,“每次开视频时,背景都是人山人海”。

她认为,这是确实有赖于短视频的风口。不过,短视频与直播两者并不冲突。

2017年以来,短视频用户增长凶猛。7月16日,抖音正式宣布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超过5亿。相比之下,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7-2018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研究报告》,2017年直播用户增长率28.4%相比2016年60.6%的增长率,呈现大幅下滑。报告预测,到2019年用户增长率将只有10.2%。

邓茜表示,短视频能够在短时间之内展示艺人才艺和自身特点,而直播是一个陪伴式过程,“你要对他的性格和过往魅力特别认可才会追他,短视频是在这一分钟之内将最好的一面展现”。

她认为,短视频平台的崛起对经纪公司而言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娱加的核心出发点是通过短视频内容的方式帮助艺人实现更广泛的传播,为更多人喜欢。抖音势头正火,恰恰能起到这样的作用。但同时,摩登兄弟的直播间并没有停,他们走红后,一个明显的变化是他们在YY的直播收入相比以往,提高了三四倍。

今年,娱加的重点会投入在短视频上,挑选头部艺人并为其赋能。“只要把人做红了,商务也好,广告也好,自然而然就来了。我们优先考虑的是赋能艺人。”邓茜说,公司和抖音的合作也正在洽谈中。

虽然不是所有主播都能像摩登兄弟一样能够成为头部网红,但邓茜介绍,即便成为不了头部,主播们依旧可以过得很好,这也是互联网时代与传统造星的不同之处。

“在传统造星领域,成为不了头部就很难存活。如果你无法为公司带来收入,就无法出下一个作品,投入成本太高。但主播不同,我们有很多月收入在10万到50万之间的主播,他们比很多传统经纪公司、唱片公司的艺人收入还要高。”她表示。


互联网造星下,经纪公司的新机会


摩登兄弟并不是第一个在抖音上走红的网红,在他之前,费启鸣、代古拉K等都红于抖音。其中,代古拉K是从今年4月起迅速走红,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就涨粉1000万,截止目前已有1700多万粉丝。

代古拉K背后的经纪公司为洋葱视频,洋葱视频本是一个短视频MCN机构。此前,参加《创造101》的鹿小草,其背后的经纪公司青藤文化也是短视频MCN机构,但今年的重点也向红人倾斜。

青藤文化创始人袁海告诉,这是媒体形态发展带来的机会红利。“在电视台时代,核心的影响力都集中在主要的电视台和节目中。而现在的媒体足够离散化,每一个媒体和个人都有发声的机会,价值也越来越往具有魅力人格体属性的账号靠拢。”

在邓茜看来,传统造星投入的资源属于重投入,捧红一个明星需要设计各种海报、拍摄各种广告、参加各种电视节目,而且周期很长,在艺人面向市场前,经纪公司需要对自己的眼光非常自信,因为面向市场后可能需要一年才收到反馈。互联网造星则是从开播那一刻开始,就在接受市场的洗礼,并可以随时调整自己。

从市场上看,越来越多的网红试图摆脱身上的“网红”标签,走上明星道路,比如斗鱼主播冯提莫走红后,参加综艺《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异口同声》,并发行《佛系少女》等歌曲;抖音红人费启鸣走红后,成立了个人工作室,参加了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出演了薛凌执导的电视剧《我在未来等你》。

辰海资本合伙人王维玮告诉,新平台的崛起对于经纪公司都是机会,“造星”将迎来更多的可能性,这其中对于平台战略理解能力高、商务能力强的公司将收益最大。

邓茜还表示,媒介的变迁拉近了明星与用户之间的神秘感和距离感,现在“明星网红博主化,网红主播明星化”是一个趋势,例如范冰冰也会在小红书上分享自己的生活。

接下来,公司会让摩登兄弟走明星路线:7月,摩登兄弟会发布新歌,之后,摩登兄弟也会参加一些音乐类电视节目的录制。

这也是作为粉丝的东成希望看到的,她盼着宁哥有一天能离开丹东,去更大的城市发展……

Powered By Z-BlogPHP 1.5 Zero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